用户名:密码: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当前位置:  首页 > 学校 > 校庆专栏 >
校庆专栏
校务公开
校园文化
入学热线
党建工作
媒体报道
校庆专栏
学校新闻
 
友情链接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苏州日报》11月21日:蜕变
2016-11-21
 

    当听到立达中学马上就要举办二十周年校庆的消息时,我是有点惊讶的。不知不觉中,离我第一次坐进这所中学的课堂竟然已近二十载。
  我尝试着闭上眼睛,那些有关于这所学校的浮光掠影,如同不断转动的菲林胶片一般从脑海中走过,仿佛仍在昨天。记得那时我总为学习而苦恼,为背单词而烦心,为到底是动摩擦还是静摩擦抓耳挠腮,但也会想起课后和同学一起打球到天黑,或者是偷偷结伴到书院巷后的网吧里驰骋沙场的日子。我也曾是一个尽职尽责的班干部,当然有时候也会过于“严苛”,甚至在一次打扫卫生中动用了半吊子武功“胖揍”了一个调皮捣蛋的同学,差点惹出了大麻烦。但总的来说,那时候的我是一个什么都不太突出的学生。
  依稀记得才踏入立达时的我,脸皮很薄很薄。但之后旅欧的时光里,我并不像很多中国留学生那样因为害羞而保持缄默。我会在课程讨论时,始终积极参加并充分阐述自己的观点,而不是让别人去决定到底如何完成任务;在国际学术会议上,无论演讲者是谁,只要有疑惑,我都会在众目睽睽下直言不讳,而这往往让我思考得更多,也学到更多的东西。我的荷兰好朋友威廉曾感叹我,胆大得不太像一个中国人!
  可到底是什么促使我产生了如此的蜕变呢?我想,还是要从进入立达说起。
  在立达时,最最让我害怕和紧张的从来不是期末考试或者英语单词背诵,而是语文吴老师组织的课前三分钟演讲。那时的我和我的大多数同学一样都有类似的心魔,对于当众表达看法与意见总是有种莫名的恐惧,更不要说是站在讲台上谈笑风生了。所以当班主任吴老师决定要让班级中的每个人轮流到台上做三分钟小演讲的时候,班里每个人心里都是一百个不愿意的。但老师终究是老师,于是我们便只得硬着头皮被赶鸭子上了架。
  还依稀记得我第一次上台的情景,当时讲的是什么如今早已经模糊不清了,倒是眩晕和无措,以及手心中沁出的细密汗水直到现在还是那样真切。三分钟度日如年,不听使唤的嘴巴把准备好的稿子像卡了壳的打字机一样疙疙瘩瘩地吐了出来,至于什么起承转合、抑扬顿挫那是绝对顾不上了。就这样,我完成了我人生中大概是第一次个人演讲,糟糕透顶之极,但好歹也算是完成了任务。
  接下来的时光便是每天欣赏一个不同的同学在台上重复着拙劣的表演,直到自己的学号再次被轮到。就在这样不断地折磨和锻炼中,我忽然发现自己开始不再那么在意台下关注我的眼神,因为偶尔口误所引发的嘲笑也不再觉得那么刺耳,结巴的演讲终于逐渐开始通顺了起来。潜移默化间,吹弹可破的脸皮渐渐开始变得有些粗糙。我想,这大概就是成长的味道。
  多年以后我才发现,能够在众人面前清楚表达自己竟是一种宝贵的特质。很多人总是认为,教育学生就是教会他们如何做对题目,得到高分,却往往忽略了培养他们勇于表达自己的能力。再厉害的天才倘若不能让别人理解自己的想法那也算是一种失败,毕竟呆萌科学家“谢耳朵”大概只有在电视剧中才会受到欢迎。幸好我的立达的这些老师从来没有放弃为学生创造学习如何表达自己的氛围,让学生直面心中的恐惧。
  当然,立达这段时光,收获的还有很多。如今回过头来再次审视那段充满激情,但又有些稚嫩的三年光阴,我总会不自觉地会心一笑。虽然我的同学们如今天各一方,老师们有的也已经赋闲在家,但这所刚刚经历二十年的年轻学校才刚刚起航。祝愿立达中学在未来无论经历阳光还是风雨,都能继续前行,也希望一代又一代的学弟学妹们能在这里努力学习和成长,让这段最美的青春无怨无悔。
  (□郦冰熹 作者2001年立达毕业,是荷兰瓦格宁恩大学博士研究生,主攻极地生态学。旅欧七年,曾多次前往南非自然保护区和西伯利亚北极科考站进行科学考察与研究)

 
作者: 苏州日报  摄影:   浏览次数   (责任编辑: 钱茜)    
 
 
 
- 返回 -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Copyright © 2015-2018 苏州市立达中学校 版权所有

学校地址:姑苏区长吴路99号 入学热线:0512-65196755

苏ICP备14058576号-1  网站维护:信息装备处 虫子王

立达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