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密码: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当前位置:  首页 > 学校 > 校庆专栏 >
校庆专栏
校务公开
校园文化
入学热线
党建工作
媒体报道
校庆专栏
学校新闻
 
友情链接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苏州日报》10月10日:今生今世的证据
2016-10-10
 

       我到立达的那一年,立达刚刚从苏高中校园内搬出来,搬到位于新桥巷和侍其巷之间原来教育学院的地方。新桥巷南,是我每天上学放学走的巷子,到了每年应季的时节,路边总能看见几个住户围着水盆剥鸡头米,仗势颇大,通常从校门口一路往东直排到东大街上;侍其巷在北,向东连接着苏高中北侧的书院巷,因而要去苏高中的话(比如运动会的时候),走侍其巷会比较近一些;我还记得出了北边的校门,斜对过上有一座某某名人故居,门口挂着控保建筑的标签,然而现在也忘了这位名人到底姓甚名谁了。因为都不过是巷子,所以即使只是迎面各一辆汽车相遇,就能把路给完全堵死,更别提旁边还有非机动车和行人穿插交织,放学时分常常会有僵持得动弹不得的情形发生,这时就显示出自行车灵活的优势了。
  从南门进去,左手边就是两片篮球场。初三上学期快期末考试的时候,我就是在这里打球把脚给扭伤了,因为隔周就要去北京参加信息学冬令营,坚决不愿意打石膏,所幸好得也快,周六受了伤,周日就能一瘸一拐地出门了。也是因为这次冬令营,那一学期的期末考试少考了一门,结果少了一门的成绩还能排到班上前一半,即使到了现在,我偶尔还会拿这件事来“炫耀”一下自己初中的成绩呢。
  说到信息学竞赛,我也是到了立达才接触的。初一的时候上理论课,就在北校门口的那幢楼里,因为报名的人数太多,不得不分了三个班。第一次上课的时候,我坐在第一排,举手上黑板画了一张NS图,被耿老师表扬了,于是后来就一发不可收拾地接着学下去了;后来也拿了几次奖,拿了保送资格,但是终究没有去读计算机,只是因为有底子在,需要码代码的时候还是能吃吃老本自己动手的,虽然论水平自然是要贻笑于大方之家的,但是在周围没有码农的小圈子里还是能臭美一番的。
  说起来也是有趣,北门进去的左手边也是篮球场,但通常只有体育课到这里来,除此之外就是初二选修的篮球课了。虽然确实热爱篮球,但是初中的时候球技实在生疏,课上教的标准投篮姿势怎么投怎么别扭,于是期末的时候五次投篮三次上篮拿了零蛋,最后是靠另外交的一篇课程总结给拉回了及格线;后来到了高中,不用这套标准姿势反而命中率高了许多,也不知道是什么缘故。
  立达的学生活动里,最重要的大概就是文艺花会了。大概是初二的时候,一时兴起背下了杨澜申奥演讲的全文,结果被派去参加最后的汇演;临到现场,上台背了两段之后突然忘词了,幸好急中生智,也不管场下听不听得出来,直接跳了一整段词从下一段背起,算是跌跌撞撞完成了任务。
  这是作为参与者的经历,自然也有作为组织者的经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做过一回主持人,因为被老师觉得说话声音比较娘而纠正了许久,也不知道最后上台主持的时候有没有纠正过来;在汇演的时候还曾经帮灯光师傅做助手,因而获得了从舞台两侧上方和从狭窄的灯光室观察口看节目这样的非常体验。
  毕业典礼也是在大礼堂办的,我记得作为毕业生代表发言完之后,是从大礼堂北边的一道小门出去,绕了一圈再回到自己的班级里的。小门外面是一个小花园,印象里似乎不是医务室就是心理咨询室,然而确实记不太清了。大礼堂的南侧对称的位置也有一道同样的小门,但是那道小门出来就没有花园了,大概也许是通往美术教室的后门。
  从大礼堂北边的小花园经一道园林式的拱门走出来,就是直通宿舍区的走廊了。因为不是住宿生,我去过宿舍区的次数屈指可数,至于宿舍楼就完全没有进去过了。宿舍楼前有一株参天大树,树旁还有一片水潭,再加上宿舍区整个藏在校园的东北一角,颇有种曲径通幽之感,不过因为离教室实在太远,也没有多少机会在这里小憩片刻,现在想来还是有些遗憾的。
  其实说起来教室太远,一半算得上是借口,毕竟学校也就那么大而已,虽然教室在学校的南部,但是到宿舍区的路程也不过走10分钟路而已。我们年级的教室都在校园南部的两座教学楼里,我们班地处东侧那幢教学楼的一楼,紧靠车库、厕所和艺术楼,连消防演习的时候都是最先撤退的,属于“进退自如”的宝地;倘若是在四楼的班级,去一趟隔壁那幢楼四楼的化学办公室就算得上是一次漫长的旅途了,再加上还要走回来又是下四层上四层,如果碰巧化学老师这次上课要做实验让同学们帮忙搬仪器,简直称得上是“艰苦卓绝”了。
  位于一楼的另一大好处当然就是能更快地冲往食堂,不过在这一点上由于我们位于东侧的教学楼而食堂在西侧,因此并没有什么地理优势,如果一下课就去食堂,通常正赶上从四面八方的大部队,排队且不去说它,找个位置都是非常困难的。所以机智如我通常会和同班的几个同学从讲台底下摸出围棋来,就在讲台上先杀上两盘,估摸着人少了些再去食堂,有经验了之后,总能挑到人开始变少而菜的种类还没开始变少的黄金节点抵达战场。
  印象里我很少去食堂的二楼吃饭,或许是因为二楼只有北侧有楼梯。和所有其它新修建的学校食堂一样,第一年因为刚搬入新校区的缘故,食堂的饭菜还算是有板有眼,说物美价廉也不为过,然而没过多久食堂饭菜就开始大失水准,伴随而来的就是校门口越来越长的外卖队伍。如果说十梓街在人民路口的那些饭店都是靠苏高中的学生养活的(或者说,是学校食堂的同行们衬托得好),那么书院巷和东大街上的这些饭店的衣食父母里面,苏高中和立达的学生估计可以平分秋色。
  时光荏苒,距离初中入学已经整十年了,立达早已搬离旧址,同学们早已遍布海内外,老师们据说也都已升迁,又还有多少人记得这些琐屑小事呢?只愿这篇文字能在未来的某一日重新唤醒我们沉睡的记忆,就像我们学过的那篇课文《今生今世的证据》一样,再任岁月催人,风云变幻,也抹不去我们与立达曾经的邂逅,抹不去我们与立达结缘于今生今世的证据。
  (作者2009年立达毕业,进入苏州中学。2012年苏州市高考状元,进入清华大学经管学院学习。现留学美国。)

□徐晔嘉

 
作者: 苏州日报  摄影:   浏览次数   (责任编辑: 钱茜)    
 
 
 
- 返回 -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Copyright © 2015-2018 苏州市立达中学校 版权所有

学校地址:姑苏区长吴路99号 入学热线:0512-65196755

苏ICP备14058576号-1  网站维护:信息装备处 虫子王

立达微信号